练习内在的力量和技巧

时间:2019-03-25 04:46:01 来源:铜陵农业网 作者:匿名



当我写这个主题时,我想起了一个发生在遥远时代的故事:在公元前12世纪,希腊联盟袭击了小亚细亚的特洛伊,并且不可能持续10年。最后,智者奥德修斯提出了“特洛伊木马”。希腊人在城外放了一匹大木马,假装撤退,敌人计划把这个“礼物”拖进城里。直到深夜,躲在特洛伊木马的希腊人偷偷溜出来。城外的希腊士兵应该相互合作,最终占领城市。 “特洛伊木马”的故事离我们很远。然而,一旦我们拾起附着在它上面的灰尘,我们所意识到的并不是让敌人获得胜利的礼物,而是隐藏在其中的人类的原始哲学。思考:内部和外部力量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,它规定了事物的本质及其发展和变化。

在我看来,中国当代史学的发展需要依靠内在的力量和外在的力量。史学发展中内外力量的相互和相互影响,充分反映了20世纪以来中国史学的发展。自20世纪以来,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史学开始走出现代史的新路径。这不仅是中国史学固有的革命性变革的结果,也是外部力量的结果。换句话说,如果放弃与西方史学的联系和互动,那么20世纪以来中国历史的历史是不可想象的。因此,如何认识和处理中国史学与西方史学的关系,是20世纪以来中国史学发展需要正确解决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。

从19世纪末开始,西方的东方历史,如波浪起伏,有三大高潮,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,70年代末以后和新世纪以来的“第三次浪潮”。在这个过程中,作为外部力量的西方史学对中国史学产生了表面或潜在的,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。对于中国史学来说,这种影响是完全积极的或完全是消极的,而且是有偏见的。回顾过去100年来西方历史的历史,我认为主要的教训是如何对待西方史学。从历史上看,当西方史学走到最前沿时,中国人回应了,或者他们都拒绝了,或者完全接受了它。这个“左”和“右”像钟摆一样回荡。直到现在,这种“钟摆现象”还不能说。中止。这值得我们认真思考。应该说,从某种意义上说,现代和当代西方史学都包含着一定的前瞻性。稍微看一下法国的年鉴历史,可以看出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和美国社会科学史。我们应该全面系统地了解和理解西方史学的历史,现状和未来,以提高引进意识,克服参照的盲目性。这就是我们常说的:在介绍和学习西方史学的过程中,我们绝不能失去中国历史学家的“主体意识”。正如冯桂芬所说,学习一个外国应该是“分裂和法律的开始,然后它将是相同的,最终它将驱动。”这种心态和沮丧也应归中国当代历史学家所有。当我担任六卷《西方史学通史》的主编时,我曾经说过“西方史学,中国的视野”得到了同一个人的认可,并得到了学术界的赞扬。无论如何,瞥见可以记录上述“主体意识”。只有这样,它才不会被西方的某种“话语”轻易扼杀,也不会被它们的某种“新范式”任意束缚。因为有一个“中国愿景”,它不会丢失,它可以与国际历史的先进历史相比,并努力成为某些领域的领导者并成为“领导者”。

当然,中国当代史学之路需要利用外部力量。但是,我要求的不一定是人们所给予的;人们所给予的并不一定是我所要求的。历史经验证明,“整个西化”是中国史学发展的“这条道路不可行”。最根本的是“培养内在力量”。没有别的办法了。目前,中国史学走向世界的呼声,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密不可分,也凸显了“培养内在力量”的紧迫性和重要性。 “培养内在力量”不是一次性事件,也不是一件小事。为此,当代中国历史学家也需要不懈努力,致力于世界学术卓越,突出中国当代历史的个性和特征,而不仅仅是祖先上传的二十四个历史。也就是说,呈现当代“司马迁”,方侃和当代“希律王”对古今的事物。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雨,即沐浴大时代的春风,为历史学家“看风暴,看世界”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有利条件。在这个充满活力的时代,历史学家应该朝着这个目标迈进,开创中国当代历史发展的新篇章。(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)

《人民日报》(2015年4月9日,07年版)

相关新闻